依然是完全的寂靜...在經過了好像無窮久的時間後,我們兩人仍然沒有任何動靜。我想,這就叫做尷尬吧!網路上一些抄來抄去的小說總是把曖昧不明間的尷尬就當成很嚴重的樣子,實在是太淺了。應該把他們都抓來這間廁所一起拉屎看看什麼才是真正的尷尬。

 那憋著大便的痛苦,那在屁聲中保持的寧靜,天阿~~尷尬。

 非常好,就在我胡思亂想間又過了兩分鐘了,我想我要是再不在3分鐘內出去的話,我可能就又會多出些奇怪的外號了。

 我決定速戰速決,只要在隔壁的同胞出來前離開的話,應該就不會丟臉了。我傾盡十多年苦練的內力,將體內的氣全部集中在丹田往下壓,企圖將來自一發的有毒物質排除。

 『轟~~轟~~轟~~』

 排山倒海的聲音充斥著整間廁所,越來越大,一浪接著一浪。

 聲音在這小宇宙間無限迴蕩,。

 就在我享受著大小直腸貫通一氣的快感,飛翔在快感的雲端之時,突然想起了一個問題。

 !!

 !!怎麼會有共鳴!!

 !!

 原來是隔壁的同胞也和我做了同樣的決定。

 一切又突然安靜了下來...


**********

 「現在大家和你隔壁的人手牽手,十指交握,你們將有幸見到本世紀最偉大的魔術。」

 披著白斗篷的男子細細聲的說著,小小的斗篷披在他高高的個子顯得有些滑稽。

 這個大個子的男子叫做〝積德188〞,號稱身高188,且有著怪盜積德的神奇魔術手法,不過通常為了方便起見,我們都叫他〝積8〞。

 而他現在則正是在帶領我們進行著他神奇的魔術手法。

 在積8大師的指令下,我們組員圍成了一個小圓圈,而且彼此手拉著手。

 積8平時是不多話的,他總是躲在教室的角落默默的翻著他的那些關於魔術的書,只有在談到魔術表演的時候才會出現些高中生該有的活力與青春,雖然那些活力看起來不太高中生啦...

 「你們那邊那兩個,手牽起來呀。」
 積8指著某個方向,一對男女互相用著怪異的眼神互瞄,卻遲遲不肯牽手。


 沒錯!男的就是我!

 我望著剛剛擦過屁股的右手,心裡十分尷尬,不知道到底該不該和右邊的女孩牽手。之前說過我非常怕跟女生接觸了,尤其是漂亮的女孩。悄悄的向右邊的女孩望去,雖然不是挺上等的靚妞,可是眼睛又大又亮,閃爍著幾分淘氣的模樣。

 我望著她,她望著我,突然都忍不住笑了起來。旁邊的人看著我倆的奇怪舉止感到疑惑,我和女孩卻知道這因為我們倆擁有著同樣的秘密。


*********
---------
秘密~一個容易讓人距離拉近的東西。
從這裡開始了我和你的故事。
---------

 你一定不懂我們在笑啥吧,就讓我把鏡頭帶回到廁所吧。

 在發覺到隔壁的同胞總是和我有著同樣的默契之後,我望著馬桶的沖水開關,想著待會拉下時,隔壁會不會也有著同樣的聲音傳出。

 我心裡轉過了六七八個念頭,最後突然奮力將開關拉下。

 「轟....」

 ......

 ......

 ......

 很好,隔壁依然一點聲音都沒有。


 在一分鐘過後......


 『喀啦』  「轟,喀啦」


 很好,隔壁的竟然一口氣把沖水跟開門一起完成,和我同時開了門。在受到震驚之餘我不忘看看這個和我有著很好的便便默契的同胞到底是啥模樣。


 在轉頭之前我曾經做過了無數的設想,去猜測便便同胞的長相。眾多的臉孔在我腦中千閃萬閃,但事實證明無論我想再久也猜不到是這樣的結果--她是個女的--。

 剛開始是驚恐,接著而來的是一堆在空中飛來飛去的烏鴉。我帶著臉上的三條直線看著她頭上的一片樹葉。

 這次第,怎一句尷尬了得......

 『hi~肚子痛嗎?剛剛你的氣勢可真是磅礡呀。』
 雖然心裡很想這樣問,可是笨蛋也知道不行。

 那女孩在意識到尷尬後便快步往外走了,而我在發呆幾分鐘後才慢慢的走出。


 回到了烤肉區,公子向我介紹了他的國中同學,我一看到對方就嚇了一大跳。

 你又猜對了,就是那位和我在廁所共患難的女孩。

 女孩似乎也感到很不好意思,但還是給了我一個微笑和介紹。

 「我叫做芷容,芷是周芷若的芷,容是面容的容。」

 女孩叫做芷容,不過在我問她姓啥時她卻遲遲不肯說。

 「你猜猜看芷容姓啥呀?猜中有獎唷。」
 對方班代一邊笑一邊說著。

 『芷容...芷容...這怎麼可能猜的到,給點提示啦。』
 我對於考驗我智商的問題一向來者不拒。

 「嗯~給點提示吧,跟三國五虎將之一一樣。」
 公子也忍不住在旁大笑,雖然我不懂他在笑啥。

 『關芷容...張芷容...趙芷容...黃芷容...馬芷容...』
 我將五虎將一個一個的念著,試圖找出些端倪。

 正當我努力思考時,卻不小心喵到眼角女孩臉紅的樣子,心裡覺得奇怪,跟五虎將同姓有啥值得臉紅的嗎?

 『關芷容...張芷容..趙芷容..黃..等等!!趙芷容??』
 我再次重複的念著,突然感覺到了什麼。

 『你不會叫做趙芷容吧?』
 一時驚嚇之下,我脫口而問。

 女孩雖然沒有開口回答,但越來越紅的臉蛋卻等於回答了。

 「芷容她爸是個三國迷啦,剛巧又姓趙,便決定要把第一胎取名叫做趙子龍。誰知道生了個女的,趙爸爸雖然依舊堅持取叫趙子龍,可是在趙媽媽的威脅下,只好退步改叫做趙芷容了。」
 對方班代,一個滿亮麗的女孩如是說。

 公子死命的狂笑著,班代女孩看不下去,便在旁出手毆打著公子。

 女孩的臉依舊紅著,紅著......

 我看著女孩臉紅,女孩看著我發嗔﹔公子在旁狂笑,班代女孩在旁邊打著公子。

 這情景在以後的好幾年,仍然常常在我腦海中不斷的轉來轉去。

*********

 再次回到積8的魔術表演。

 在眾人的疑問眼光下,我鼓盡勇氣牽起了芷容的手。

 那種感覺,暖暖的、熱熱的。

 感動和紛亂心跳是我唯一還能感覺到的。

 人在緊張的時候就是容易胡思亂想。

 我開始擔心我會不會留手汗,有沒有太用力,她會不會討厭這樣跟我牽手的一堆問題。

 好緊張,也想的好累。不過我喜歡......

 我將這種胡思亂想名之為「青春期不定向自我幻想症候群」

 這是高中純純的校園戀情的獨特產物。

 抱歉,又岔題了,這是網路業餘小說家的通病。

 再再次回到積8的魔術表演,讓我詳細的跟你解說魔術步驟。

 什麼??你不在乎積8的魔術表演了??

 你希望故事趕快進入主線??

 那....太好了!!

 對那段時間的回想,我也只記得一隻暖暖的小手了。

 在那種情形下,哪個正常少年會去管他積8的魔術表演。(非髒話)
---------
積8!好積8!
他積8的魔術真是好。
---------

創作者介紹

我的小小倉庫

沒有價值的木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